關於酵素銀行

酵素銀行緣起

2014年7月,猛烈的麥德姆颱風直撲瑞穗地區,造成柚園損失慘重。為了助農復園,好人幫緊急號召許多環保界的朋友和熱心的媽媽們,紛紛動員用柚子落果製作清潔劑以及環保酵素。

然而即使這麼努力,落果的數量仍然很多,眼看著落果就要壞去,大家商量著不如就在果園裡製作酵素,就算不能賣以後也可以當液肥,幫農民省下可觀的肥料費。
    可是,受到風災的農民,一年努力血本無歸,已無能力再添購做酵素的相關器具,因此,好人幫立即啟動「未來酵素,助農復園」的計劃,以一人一千元預購未來酵素的方式,懇求大眾的支持,獲得許多都市朋友的響應。同時,給予願意做酵素的災農,每園補助四萬元的資材費,熱心的好人們又贊助了數十個發酵桶,每一個桶子可以容納一千斤的柚子做成酵素。

就這樣,三萬斤不能吃的柚子,成了醞釀中的酵素。

這真是一件神奇的事,城市人的善心造就了第一個「酵素村」,在瑞穗的果園裡共同促成了一種公共造景-酵素村出現了。田裡的酵素,成了酵素銀行的第一筆資產。用這筆資產建立一個神奇幫助災農的方法。

助農的環保酵素銀行,由城市的好人預支善款,讓農民就近在果園裡將落果製作成環保酵素,三個月後,當酵素熟成,農民再將酵素裝瓶,寄贈給急難伸援的城市好人。

這是有實務經驗的備災計畫,也是因應當前全球暖化影響農業經濟,一種仿效窮人銀行或明日農業的城鄉互助計畫。

環保酵素取之於土地用之於土地,轉廢再生,在受災的果園裡共同促成了形成一個有效解決落果的善的循環。

 

【城鄉互助  落果的救援計劃】

 

酵素銀行   讓未來成為希望

2015年夏末,包括台南麻豆、雲林斗六、新北市八里、苗栗西湖等柚果產區,遭逢颱風,落果高達五成,這些文旦落果如果趕緊撿起來,可以做成環保酵素;如果任其爛在土裡,除了擔心病黴菌,也怕造成土壤酸化,影響來年果實品質。

當好人幫呼籲各公司企業及學校或社團,集結志工前來幫忙,地球之家團隊率先響應,一群熱心的志工在颱風災損季節、生產過剩問題惡化時銜命出擊,平常在農村則協助農民處置可觀的農產廢棄資材;在城市,則透過環境教育倡導社區居民學習使用酵素、製作酵素。

同時號召城市居民發動助農精神,向農村、農民或弱勢偏鄉訂購友善土地的農產或農產加工品,挺小農等同於珍惜台灣農業,讓社會互助之情四處流轉。

從懵懂到實作、從愛用到推廣,地球之家逐漸讓「酵素銀行」成為耳熟能詳的城鄉互助的橋樑。

2016年8月,韋恩颱風幾乎把彰化花壇的西施柚採光。每當狂風暴雨的颱風過後,首受重創的總是農民,不但一年心血都付諸流水,而災後的田園整理更是身心俱疲。受災農民此時既無收入、復園之後也還需一段時間才能收成。因此遇到天災經常困頓到不知如何是好。

有了花蓮柚子落果作酵素的經驗,好人幫與地球之家立即啟動酵素銀行計劃,呼籲社會大眾預購「未來酵素」。台灣處處好人,預購者慷慨解囊,讓農民拿到救命錢重建田園,並有餘力僱工撿落果、購置酵素設備及資材等等來做酵素。

以成本來計算,每人預購1000元,約可換得20瓶自然環保酵素,可當清潔劑添加劑或植物液肥,實在互蒙其利呢!

取之於土地用之於土地的酵素銀行正是建立善的循環,協助農民復耕的最佳做法。本計畫希望將執行經驗加以擴大,協助農村面對困難,推動城鄉互助創生,讓未來成為希望。

面對極端氣候下的極端災害,每年颱風還是會來,台灣或多或少總有老天採下的柚子,這些青柚雖然不能長成甜美可口的文旦,卻能成為環保清潔的自然材料。

可以複製的酵素銀行,最可貴的精神在於善的連結。既需城市端預購者、酵素使用者,也需農村端酵素生產者與友善土地信仰者。

集結好人的善心與善款,幫助農民復園,推動農民利用這些農村廢棄物製作落果酵素,轉廢再生為有益土地健康的環保產物,為台灣土地減去一些負擔。

同時,感恩的農民以友善土地的栽培,種植健康的農產,回饋給善心的城市預購者,形成社區支持農業、農產守護健康的互助機制,建立城市支持農鄉系統,共同創造經濟及社會效益。

在農園就地將農廢棄物轉變成土地的養分,才能形成一個善的循環,化垃圾為環保產物,增加農民收益,同時,教育大家改革清潔品使用習慣,讓台灣土地變得輕鬆、生態系統更加友善。


酵素銀行

是一項改變社會及農村的實質作為。複製於好人運動「蒜頭銀行」經驗,協助解決大量落果或無法食用或加工的格外品蔬果,以及農產廢資材。並且運用於許多不同農村與不同季節農產,將農村困境轉化為社會與環境的助力。

FB粉絲專頁

©2019 地球之家社會企業股份有限公司. All Rights Reserved.

Search